undefined

久違的泳具再度穿在身上,自以為的清潔卻對泳鏡的內部產生破壞,下水好像換了世界,一切冰冷又朦朧,停滯與活動間的代價變了,彷彿顧忌別人的意見,對面的池畔走路只要半分鐘,我卻看不清楚,懶惰的我從最近的樓梯下去,進入腳踩不到地的水道,覺得適應了就蹬牆出發,自由式、蛙式隨意變換,好像十分厲害,卻是慌不擇路的結果,遺忘的嗆水、鼻子浸水等不適閹割我達到目標的可能,在這些感覺裡慌了。

文章標籤

帽客聖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