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指特定生活型態、認知結構,當人類成為載體的時候,也受到人類的身理偏好所限制,從語言、行為、方法、專業知識等等,造成陋習與無知持續存在,供奉恐懼、威權為權力中心,這世界不只如此。

從身理開始,大腦、靈魂、本我、自我、超我傳說中建立每個人特別性格、紀錄與其他人互動關係的地方,在學術界主要是最初的心理學與近代的腦神經科學在研究,從哲學訓練裡面一連串的觀察記錄到隨著物理科技的進步,各種解剖、物理化學檢測,產生眾多無法否認的紀錄,同時彼此相似的理論結果。

這個角度遇到的黑洞主要是在技術缺乏的過去,提出了身心二元論的角度,好像大腦只是大腦,不會關係到其他身理反應,很多精神疾病都是大腦出了問題,還好隨著精神病理、社會心理、腦波觀測、正向心理等發展,逐步跨越那科技貧乏時期的二元界線,在政治、經濟、科技快速變遷的時代找到堅實的立場,龜速前進。

另外看到經濟學的學術文化中,有一個無情的基本假設:每個人的決定都是基於利益導向,看見大航海時代的黑奴、工業革命的童工,無疑的支持這個邏輯,現在呢?還是嗎?還想要這樣的世界嗎?繼續台灣的高工時、低工資?假期、工時成為老闆的新奴役工具?在只有貨幣交易的世界或許行得通。

但是只有貨幣是我們交易的必要元素嗎?這麼多的非政府組織、非營利組織、社會福利機構、認真的慈善基金會,甚至基於企業形象與人力資源,企業社會責任成為新的中介指標,並且投入許多貨幣去營運與維持,當然運作過程總是需要許多心力,未必是日理萬機的富翁可以支付的,造成很多光怪陸離的報導產生,只能說有總比每有好,要更好就把自己投進去吧。

另外工作時間更關係到另外一個重要的社會結構"家庭",在美國的蘋果橘子經濟學書裡面有一個案例,發現墮胎率與犯罪率呈反比,解釋是因為不良行為產生的脆弱家庭,無法將孩子健康的扶養長大,造成多數邊緣孩子只能投入不良行為,整個使美國社會陷入負面影響的循環,在這裡不只是表達不健全的家庭對社會的影響,更想提出工作時間對於家庭溫暖、子女性格養成等有重大影響,你絕對不會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呼籲、報導。

事實上不只是已經建立的家庭,在組成家庭之前我們怎麼擺脫原生家庭給自己成長中營養不良的影響?或許是父母學歷不高、不常在家、不習慣開口關心到沒有勇氣學會社交技巧、家庭暴力等等問題,在高度權威的政治環境下,誰沒有戴著面具掩蓋弱點,怕木桶中最短的木板被發現而貶低身價,如何保障未來組成家庭的健全?

甚至只專注在職場就好,高工時減少多少在職進修的可能,讓人沒有更多轉換職業的可能,不管是家庭的觀念修整還是整體產業的人資僵化,造成工業革命時的奴役仍然發生,哪怕法案已經拉高了道德底線,還是有人基於當時經濟環境的罰則無關痛癢而繼續。

飄到了法律與政治,在台灣的政府與媒體的聯合之下,促使學校、媒體、社會教育都在庇護法律與政治的巨大黑洞,關於法律的是除了法律系學生誰記得公民法律上了什麼?中華民國憲法上了什麼?覺得現在的立法機關做的如何?司法部部長是誰?作為政治主要產出的結果來檢查,當代的全民政治依舊是在某種單細胞生物時代,把對方消滅、消化為主要訴求,不是建立組織、多元、寬容的溝通,不是不斷累積資料與優化過程,創造更有共識的政治互動方式,到底什麼是政治正確、社會進步?

只有放大看社會教育與其他教育系統與世代關係,也許可以更清楚的了解、呈述、描繪問題,台灣有一堆說自己不會讀書與少數神人級的七十幾歲長輩、一半找出自己出路與一半是高手的六十幾歲、站在人生高峰或低谷的五十幾歲、放手一搏或勤儉持家的四十幾歲、經歷家庭與事業變遷的三十幾歲、想要一展長才或呼朋引伴的二十幾歲以及還在只能被義務教育的青少年,從打罵教育的知識與責任階級分類,到愛的教育體會放手與放縱的結果,在翻轉教育應該不只優化學習過程,還要理解到底什麼是未來的基本能力,除了國英自社體樂應該看到更本質的基礎與未來的影響。

這個學科的黑洞裡面的國文、英文、自然、社會、體育、音樂到底應該有什麼特質?我想先問誰知道最初的學問從哪裡來?源自十八世紀才確定的科學觀?還是遠在兩千多年前就開始的哲學觀察與思辨?當然中國理學更早,但是中古以後幾乎都是政治的紀錄,文字間存在某種不斷輪迴的起承轉合,扭曲了許多理論的本質,也許增加了理論的實用性,記得那些文章裡面的情感、思考、關懷如果更多的在台灣發酵會發生什麼事?有沒有注意到電視劇或報導中的情感反應都極具共通性,共通到不應該只是指責加害人、受害者,有多少潛在加受害人、次及加受害人?

轉頭看到哲學之後加速了西方醫學、數學、神學、政治的發展,在信任與效用的文化中,莫札特年輕時期的音樂就被貴族接受,哪怕最初協議是低於市場價格,之後也不斷的創作到獲得地位,這些不會在音樂裡面看到,只有透過對方的語言,才能體會當時的氛圍,甚至跨越中華文化的邊界去看見自己,對我來說曾經是催眠曲的文字,如今是我撇見文化深度的最好工具。

再來就是自然在自然界的現實現象,不斷被需要牽動與哲學的技巧蒐集紀錄,找到許多定律、規則,再被發現者套上語言的標籤,從數學到物理、天文、化學、統計、經濟甚至是人文科學等等領域,之後的部分才被台灣近代教育所關注,隨著重要與知名程度提供不同的配重去推銷給孩子們,難怪許多成績好的畢業生習慣照本宣科、照章辦事,在工業改革時代創造經濟奇蹟,在資訊時代成為恐龍企業、政府、法院,一切只要國外有力機構提倡就有平安符。

在社會是所有哲學、信仰、生活比較對話的地方,在出版商的作者眼界成為最大的範圍,對生活的喜怒哀樂、婚喪喜慶、柴米油鹽沒有研究,在信仰方面忽略對生活的影響,要知道很多市集都在廟宇旁邊為什麼?再來神話故事中的喜怒哀樂到底有什麼幫助?還是連續劇、報導成為當代生活中的神話,讓許多人面對有限的選擇壓力?在超越一生的歷史事件、經濟變遷中淬煉出什麼哲學的思辨?還是繼續接受傳統威權指示就可以活得無悔?

體育讓我們更認識自己的身體,從身體運動到心理狀態,可以減少多少後天心理疾病的發生?同時在專業的歷史技術之間感覺到自己並不孤單,超容易找到偶像目標,從比賽、節目中間最容易綻放熱血感動的地方。

在美術、音樂、繪畫的感覺中間,讓我們從日常的鬱悶之間解脫,這從來不是免費的事情,需要付出時間、金錢、技術,所以不可能支持不起一整個產業,當代的問題時群體的鄙視、政府法規的肘制,但是看到3/29五月天20周年免費演唱會的效應後,因該怎麼反應呢?或許刻苦是成功者必須經過的風景,但是摧殘掉多少台灣更好的動能?連帶的是文化相關政令的忽略,造成觀光產業的工業化,事實是蘋果橘子各有所愛,多元的長尾效應一拉出來就是全球市場,另外這裡也是多數時候新舊專家接近平等的地方,沒有人會在欣賞對方之後還是當奧客的。(所以奧客太多是因為...)

事實上黑洞的存在是因為沒有人可能知道所有專業知識,同時整個社會缺乏跨專業互動的信任與經驗,下一篇關於所謂真理的分享會更多的討論與建議,感謝大家的閱讀。
創作者介紹

帽客事務所

帽客聖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