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有很多主張,像是數學觀察下的點布滿整個空間,當我們選取兩個點可以構出一條線,成為政治光譜。

 
最傳統的政治光譜是在人民(民主/自由/左)與政府(專制/菁英/右)的拉扯,在台灣被國民黨撤退代管的初期,因為政府大力的作為,再加上很多東西延續前者就不會錯的觀念,多半台灣人民是沒有民主意識,變成政黨、菁英政治為可見的主體。
 
但是隨著世代、科技推進,人民不再被少數媒體綁架意識,不會只能選擇那單一學者、專家、資深背景的意見代表,同時民意匯聚的效率提高、民調的成本降低的當下,在硬體層面已經建立民主的基礎。
 
而軟體在第一段說到前代政府的大力作為,在工業、統一、一致、專業思維底下,並不能建立水平、斜線、跨領域溝通的技術基礎,以至於近二十年教育部課綱被政治主導勢力的動搖下,同時多元化的媒體報導個成功企業的主管現身說法、加上青年對科技適應的狀況,已經可以是穩健的在民主道路上前進了。
 
所以討論前代恩怨經典的藍綠光譜,除了跟長輩討論政治時的實用語言外,其實沒有太多實質效益,或者說新世代的政治光譜其實已經超越藍綠光譜所能承載,基於脫離菁英政治、政黨政治,邁入多元政治、民主政治等標題訴求下,國民黨與民進黨已經不再是專制與民主的最好代表標準,都已經是資本主義下的魁儡政治體,雖然民進黨相對頭腦清晰。
 
而我想要推薦的新政治光譜是基於民主、透明、基層、非媒體人物的實幹人物為基礎,以下我用兩件這個月最重大的新聞事件來建構這個光譜。
 
標題:議員咬女警,在傳統媒體工業、公信力等觀念下應該持續批判,但是馬上有網友起底分析、本人澄清,讓這個爭議關鍵字後面的意義範轉,這在十年前那個潑髒水的政治媒體年代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
 
這件事情本身是媒體公關的指標案例,也是安慰所有社會企業家、慈善事業家的指標案件,說明只要用心埋頭經營,總有一天會被看到的,而且之前受到越多苦,後來越多人無法反駁您的努力,反之創業初期就不能追逐近利、近路,忘記初衷見風轉舵沒有累積檢討,最後一無所成。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因為本人沒有求證只敢用號稱)號稱是肢體障礙團體負責人,在團體持續負債的裝況下用心經營,還到街上拉小提琴,同時對政治弱勢陳抗幾乎只要有邀約就會過去,相比傳統政治人物只會去站紅白場對台灣政治貢獻更大,另外連續三年參選在屏東縣對選民的溝通取得信任當選無黨籍議員,而後在陳抗的東奔西跑下被冠稱 不分區議員,把月薪大部分捐給慈善團體,造成一種沒有幕僚、媒體包袱的狀況,在媒體面前急、哭、咬這份真性情成為一種感性敏感的指標。
 
再來台北市市長被網路媒體搭配藝人主持跟拍一天實境秀,竟然在優兔上面成為人氣影片第一名,持續七天點閱率成長近百萬人次每天,這是媒體上面從來沒有的題材,市長本身也是跟傳統政治工作沒有關係的人,在競選到任期內不斷與媒體摩擦還保留實業的幹練,沒有迷失在媒體輿論跟民調的漩渦中,也在幕僚系統的輔助下逐漸在媒體面前沒有出格的狀況,我覺得是一個理性務實的指標。
 
在這兩個人身上拉出來的對比有哪些呢?
因為一個女柯p稱號衝到台北見柯p的單純,覺得對方被幕僚操控成為政治人物,可能不敢到處放槍批評,話說議員的功能本來就是幫人民監督政府運作,在主流文化中大小聲只是基本功,或是被媒體轉述柯p說"我不會咬人"刺傷,而選擇不要背負柯p稱號
柯p因為被國家機器壓迫那段時間,就決定跳出來選舉,沒有體驗過陳抗的甘苦,就站到市府首長的位置,但是緊迫盯人的調度組織市府各部門運作,基本上不用市議員大小聲,就先對單位負責人擺臉色了,到底誰才是好人呢?
 
首先他們走上政治檯面都是沒有政黨背景為無黨籍,而且政治獻金專戶很少大企業高額獻金,所以在左右光譜上偏左,不同於遷移到右邊的藍綠光譜,另外對於媒體關係隨著時間會有劇烈變化,不足以做為穩定的標的基礎,在這個共識下來探討其差異為求簡便順序都是柯文哲/蔣月蕙,在政治運動路線上是務實首長/感性陳抗募捐的慈善議員,在言行上面都相對與政治人物的直白,細微到逐字、歷程分析是理性對於感性,雖然可能是基於代辦事項、行事曆、責任範圍、選民人口、地方文化等等上面的差異造成。
 
最後想要插個話題,常山七次郎分享的東西都是基於言詞表面的分析,而且過於簡化表示,以至於被粉絲在其他討論政治的社團留言給戳盲腸、爆菊花,更不用說看到左膠被濫用與意義重構,讓我大腦瞬間斷線,藉此機會向大家提醒。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帽客聖淵 的頭像
帽客聖淵

帽客事務所

帽客聖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