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靈魂是否存在至今沒有解答,這個問題不只是因為科學無法分辨,外加成為信仰語言在各個團體裡面有不同的關係解釋,以至於我在這裡用心理學、社會學、物理學去假設其實也沒有人可以說我錯,讓我隨意的開腦洞吧!

 
七年級生都記得林正英的殭屍道長,說三魂七魄、精氣神等等,作為最初接觸靈魂最初的機會,到了有網咖的年代,因為電視靈異論壇到處開播說的頭頭是道,基於探究的心理就在網路也看不出什麼,後來在網路小說裡面看真氣、氣功、神功等等又被作者認真的開腦洞,看到最後提出一個為什麼靈魂很重要的猜測。
 
社會是很多人分工的結果,當每個人在各個位置上面越穩固,可能效率越好、自己基於人脈關係可以運用的資源更多、可以不用傷透腦筋學東西等等理由,我們傾向簡單說是懶惰的價值,靈魂在這個環境下最為重要,因為我們期待靈魂不滅、不變,以至於號稱擁有靈魂的人也不應該改變,當那個人的行為脫離我們認識時,我們是否會說他失去了靈魂?
 
為什麼人的行為不可能脫離我們的認知?任何改變都可以看作能量的轉換,當能量不需要轉換的時候,所有東西都不會改變,反之當環境提供的能量改變時,不會改變的也被迫要轉變,問題是我們真的無法衡量改變人的能量是什麼?有很多故事是基於信仰、感情,有一個經典故事是基於一枝花,可能脫胎於一個螺絲影響戰局勝敗的故事。
 
說到這裡期盼傳統、穩固關係的靈魂已經不可能存在,但是面對充滿改變的靈魂認識才剛剛開始,改變不會憑空而來,像是鬼怪故事不可能發生在一個生活兩點一線的人身上,如果沒有去奇怪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招惹到那些存在,是的存在,我相信鬼魂的存在,作為靈魂的延伸狀態,脫離了人體真的就是無所依靠嗎?
 
據說人死亡的瞬間會消失23.5公克,這個質量的脫離,經過愛因斯坦質能轉換公式會有多大的能量?人為什麼會擁有這種能量的儲蓄?平時用在哪裡呢?我覺得在心理學、大腦解剖學發現大腦與人格的關係,在生物化學裡面發現大腦充滿生物電訊號、化學訊號交換,在物理學裡面發現陀螺儀現象,不管是基於身理功能停滯而產生的巨量細胞層次的物理變化,還是基於生物電子訊號的釋放,甚至我無法理解的層面,都不能讓我否認這些資料證據的存在。
 
回到社會層面,會讓我們關心的理由是,這樣我們遇到那個存在的時候要做什麼應對呢?我傾向相信如果環境會改變人,人也會改變環境,讓自己的生活經驗中灑落人體的生物電子訊號,讓其他人接收與回應,就是說人會在某些情緒激動、極端的時候在當下環境儲存自己的人格狀態,就是在家裡可能做出重複的動作影像被發現,還有在重要場合尤其是喪生現場出現當下情緒狀態,或者是單純身影的紀錄被生者基於宗教的篤信,選擇性相信、解讀、拼湊出一個故事現場,成為改變後者的重要力量。
 
如果說人真的可以改變環境,那基於歷史留傳的信仰儀式已經建構龐大且不可視的靈魂應對系統,基於事主本身信仰、信念跟後生者的信仰解讀都各有應對,說到這裡我的腦海裡看到龐大的運作系統,問題是知道這些之後自己是否被改變,是否理解自己被改變的原因?或是因為帽客不有名而說一切都是屁?然後持續過自己的生活。
 
到這裡是否可以解釋之前轉生阿罵的存在,我覺得不是重點,而是讓我們理解變化一直存在,而且是穩定跟變化兩者不斷較勁的社會運動,從一個人面對、接受、進行改變後受到穩地的信仰者批判、滯礙,就算有確切的討論基礎像是基督徒喪生到底會不會到十八層地獄受審判,我們都無法判對到底改變是好還是壞。
 
對於團體來說怎樣才可以增加風險承擔能力呢?首先要能認識到某些風險的存在,在人有限的觀察、學習、應對狀況下,越多人做同一件事能承擔的風險大,還是越多人做不同的事情可以承擔的風險大?當然要考慮風險對於團體的傷害價值認定,同時在修復、改進上面的成本規劃跟承擔,都是問題。
 
為什麼帽客要討論靈魂,因為觀察到這個詞語的中性,同時被定調為穩定理由謬誤,同時脫離這個定調後人可能更有責任的去學著認識別人,避免整體社會被媒體、經濟綁架意識、心力後的出口,回過頭來可能也是自己期待自己在生活上面的改變。祝福我們都持續成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帽客聖淵 的頭像
帽客聖淵

帽客事務所

帽客聖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